雪染飘朱作者紫屋魔恋   武侠情色   
「不用再多说了,」山崖之上,白衣丽人摇了摇头,秀发轻扬,恰到好处地避过了一片随风而来的花瓣,只见她白衣胜雪,肌肤更是皙如白玉,一身竟无半丝杂色,连手中长剑都是洁胜明玉,那清丽无双的美靥上平静无波,仿佛并不是和人动手,而是悠闲平淡地闲话家常一般,「人证物证俱在,便是你舌灿莲花,也难动为师分毫。」「师父!」双手平伸,护着避在身后的伤者,只是身子也已摇摇欲坠,显是再也撑不了多久了。 

  本来铁坚的武功就练的还不到家,身后的常琛武功甚至不如师兄,便是两人联手,也绝非武林之中大名鼎鼎的玉华门掌门--『雪剑观音』白羽霜的对手,若非铁坚和常琛年龄虽幼,在玉华门也算练了几年武艺,加上『雪剑观音』白羽霜的『雪落缤纷』剑法与轻功并进,如梦似幻,一旦展开,那剑招似从四面八方袭来,任你如何高明也挡之不住。 

  可铁坚却选到了好地势,此处石梁背后便是断崖,宽又仅容一人,立于其上连回旋都难,仅可当面应敌,正好让『雪剑观音』白羽霜的剑法无法充分发挥,否则也接不到二十招。 

  只是铁坚实是不甘心,他与常琛从来极少下山,在江湖上几可说毫无恩怨缠身,却不知此次为何被人陷害,还是被陷害成为武林中人人不齿的淫贼,偏偏对方心计狠毒,人证物证制造的毫无破绽,令『雪剑观音』白羽霜深信不疑,竟亲自清理门户。 

  不甘心啊!铁坚将长剑舞的风雨不透,声若雨打梧桐,硬是又挡住了一招,只是膝上又中了一剑,令他忍不住跪倒在地,只能靠着长剑支着身子。而白羽霜神情未变,仿佛将要被她清理门户的,并不是她一手养大,最钟爱的两名弟子,而只是普普通通的淫贼而已。 

  「站起来,」声音仍是平淡如常,白羽霜连柳眉都不曾晃动一下,她的执着与她的美貌同样出名,任你如何亲近,当她要动手时,绝不会有半点动摇,「看在你练到这份上,为师留你全尸,和你师弟葬在一处。」「哈……哈哈哈……」听到白羽霜这话,铁坚心若死灰,笑声中透出无比凄凉,说也奇怪,他不恨那设计陷害他和师弟的人,反而对面前毫不动摇的师父恨上了,他没想到白羽霜竟是一点都不信任自己,甚至不给自己证明清白的机会,「留什么全尸?我和师弟一起去死,好护住你的清名。不过你要记住,你今日(淫色淫www.wo688.COM)冤杀我等,世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老天爷是公平的!」见两人向后一退,身子随即落向万丈深渊当中,怔立当地的白羽霜这才摇了摇头,她虽钟爱弟子,但淫戒却犯了她的最大忌讳,虽说以铁坚和常琛的性子,此事确实透着疑窦,但为了维护本门清名,却是非她立下决断不可。可是她虽深信自己所为正确,心中却不由升起了一阵痛楚,怔立当地,一时之间竟陷入了回忆之中。 

  「师父!师父!」呼唤声中,一条身影冲上山来,直到冲到了近处,才令白羽霜回了魂魄,她别过了脸去,顺势抹去了眼眶中打滚的泪珠。 

  「怎么回事?」「启禀师父,前门有敌来犯,三师妹正率人拒敌。」喘息方定,玉华门下排行第二的方盈月这才张了张脸,嗫嚅了一会,才问了出口,「小师弟他们……」「他们已跳崖自尽谢罪,尔后仍是本门中人,别让外人辱了他们名声。」深深地吁出了一口气,白羽霜将长剑缓缓入鞘,转身便走,玉华门在江湖上也是一方门派,虽说少参与武林事,可江湖上敢来生事之辈,也是少之又少,此次甚至连二徒方盈月都前来报信,想来敌人必是非同小可,「来敌是谁?」「来敌自报匪号,乃是……乃是天衣教的右护法『血狐』殷达文……」见方盈月吞吞吐吐,似有什么话不敢出口,白羽霜也不想问她。『血狐』殷达文在江湖上是出名的嘴贱,人又穷极下流,可说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一出口就要伤人,若非其人诡计多端,是天衣教中难得的高明人物,恐怕连天衣教的教主『天衣无缝』蔺志翔也护他不住,此人既已在山前报号挑战,口中话语就绝非玉华门的女弟子能出口转述的。 

  果不其然,才一见『雪剑观音』白羽霜的身影出现,硬是被玉华门玉华剑阵挡在路口的殷达文,一张嘴就开始不干()不净了起来,「玉华门的婆娘们听着,速速脱光衣服,引老子们到床上去,本座网开一面,只奸不杀!」听着殷达文大言出口,天衣教内不少人都哄笑了起来,望向玉华门弟子的眼光也不由带起了一丝淫亵的意味,听的不少玉华门弟子浑身都不自在起来。虽说『雪剑观音』白羽霜修养深湛,不为外物影响,但她的弟子们可没这等修为,若非掌门在此,只怕不少弟子已想出言反讥。 

  「云秀,回来。」出言招呼率领剑阵的三徒叶云秀,『雪剑观音』白羽霜脚下不停,已站到了阵前,掩护住叶云秀所率的弟子们,同时手中长剑已经出鞘,显是心知今日(淫色淫www.wo688.COM)之事不能善了,已有了拚死一战的心理准备。 

  没想到『雪剑观音』白羽霜竟连一句话也不应答自己,殷达文反倒心下忐忑起来,虽说对女子难免轻视,但『雪剑观音』白羽霜在江湖上的威名,只怕还在『天衣无缝』蔺志翔之上,若非早有准备,天衣教又人多势众,凭他的武功哪敢来此撒野? 

  见『雪剑观音』白羽霜已走到了面前,距离己方人马不过二十来步,却是连口都不开,竟似连招呼都不打就想动手,殷达文虽惊于对方行径,却也猜得到令白羽霜如此杀意大炽,想要发泄的原因,此时不开口讨点便宜,更待何时? 

  「一堆婆娘,也想到江湖上混?哼哼,」拉高了声音,殷达文身体却是动也不敢动,他也不是勇敢到不想退后,但若是一退,只怕这一仗就别打了,传出去自己给『雪剑观音』白羽霜一句话都没说就吓的落荒而逃,日(淫色淫www.wo688.COM)后自己在江湖上还怎么混?「给本座略施小计,便令你们自相残杀。哼哼,白羽霜,亲手杀了自己『无辜』门徒的滋味如何?」没想到殷达文会来这么一段话,『雪剑观音』白羽霜步子不由得停了下来,心神却回到了铁坚落崖前的那句话上,莫非……莫非真的是……「哈哈,不错,正是本座定计,让你乖乖的宰了自己的徒弟,」见『雪剑观音』白羽霜停了下来,殷达文不由吁了口气。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