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F外传1-13   武侠情色   
KOF外传



                第一话

  拥有「最强之拳」称号的-草薙京-正骑着KAWASAKI1500C。C的重型机车往他的高中方向骑去,是东京市的S高校,本来京是不打算到学校去的,但是因为要去接京唯一重视的女孩子,那个能让京重视的女子就是雪。
  「当……当……当……当……」四下钟声后一群学生从S高校里出来了,S高校的校服样式十分简单但是清爽大方,男生方面是白色的衬衫配上黑色的西装裤,黑色的领带,外面不是蓝色的背心就是黑色的西装外套。

  而女生方面就完全不相同,白色的衬衫但是刚好在肚脐附近的高度,领子前有一个由红、黄、绿、蓝线条和格子的缎带所打成的蝴蝶结,夏天是短裙还是百折裙,也是由红~ 黄~ 绿~ 蓝线条和格子所组成的,冬天则是长裙,深蓝色的,
外套是黑色的西装外套,样式十分的可爱,很适合女孩子来穿。

  此时是4月多,天气虽然以慢慢转热,但是还是有着一丝丝的凉意。

  这时的京戴着OKELY的太阳眼镜,俊秀的脸庞加上浓而不粗的眉毛,薄薄的嘴唇,英挺的鼻子被帅气的太阳眼镜给架着,浓密的黑发前有着~ 草薙京~专属的浏海,头发的长度大约到嘴唇附近,京的穿著是KOF99那一套格斗服,但是不会觉得像空手道或是柔道服般的不好看,银色的外套(长度只到肚脐上面一点),外套的中间有着白色的十字架,十字架中间还有着黑色的小一号十字架,里面是白色的无袖T恤,深蓝色的牛仔裤,旁边还有一条衔接皮带腰环和裤头的银饰链子,帅气的半高统皮靴。

  一位有着大大的眼睛,小巧的樱唇,小而挺的鼻子,白里透红般粉嫩的脸颊,加上一头棕黑色俏丽的短发,大约身高为165CM的超可爱少女,虽然有穿着外套,但是可爱的制服还是将这位少女的身材突显的凹凸有致,在膝盖下少女穿着日(淫色淫www.wo688.COM)本最流行松垮垮的大象袜,少女站在校门口前东张西望的,一位看起来不怎么样的痞子走向少女搭讪。

  痞子说:「哇……美眉妳在等人啊……是不是在等我啊?」

  少女说:「是在等人但是不是在等你呦!」

  痞子说:「不要不好意思啊!我可是很猛喔!让妳爽的叫我大……啊!!」
  话还没说完那个痞子的右脸突然被某项重物敲到般的凹陷,一群学生围着一圈看着这件趣事,那个痞子被打到撞到校门口的墙上,摊在地上抽动着,少女不悦的说:「你终于来了啊……」

  那个打痞子的人正是「最强之拳」……草薙京……京耍帅的拨弄着头发说:「不好意思啦!我好像来的早了点喔,雪」

  那名少女正是京的女朋友……雪……雪插着腰微怒的说:「嗯……早了点……为什么?」

  京用手遮着嘴巴笑着说:「再晚一点就可以看到美少女给痞子一记过肩摔啊!」
  雪大声的叫说:「京……你这个家伙!」(注:雪在学校的社团是柔道部)
  围观的同学们也纷纷的笑了起来,京还得理不饶人的追击说:「啊呀!芽子和美奈子妳们不知道吗?雪的过肩摔还真是强啊!我看连大厦,雪这家伙都能摔碎喔!啊……」

  雪生气的用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捏着京的左耳垂说:「你再说说看啊……」
  和雪为同学的芽子和美奈子说:「你们的感情还真是好啊……」

  「真是令人羡慕啊……」

  「对阿……」

  「京这小子为什么能交到这么好的马子呢?」

  「你用眼睛看啊!京比你帅不只一万倍,又是KOF的冠军,你拿啥赢他啊?」
  「对啊……」

  「照照镜子嘛!」

  「可恶……京我要跟你单挑……」

  「你在想喔」京和雪的同学在一旁瞎起哄。

  京挣脱了雪的魔掌说:「好啦!好啦!对不起啦,雪。」又一会儿说:「我们要走了啦……那个痞子就交给你们啦……」

  京牵着雪的小手走向京的机车,同学们又闹了起来:「啊呦……啥时结婚啊,京?」

  「记的发帖子给我们喔!」

  「哈哈……」京跨坐到爱车上,把安全帽递给后座的雪,京用宛如阳光般灿烂的招牌笑容说:「这有什么问题呢!对不对,雪?」

  「哼……贫嘴!」雪不好意思的说。

                第二话

  「恩……恩……」几声机车催油的咆哮声后经对着后座的雪说:「现在要去哪啊,雪?」

  「嗯……我想想……」雪认真的考虑着,再经过了一两个弯后说:「我想到了……」

  京问说:「啥啊?」雪回答:「就是先回你家拿我上次给你的票啊……」
  「票?喔,是你上次跟雅典纳要到音乐会的票啊!」

  京忽然想到的说雪喜孜孜的说:「对啊……你一定要去喔!」

  京好像再考虑什么似的没说话,雪追问:「唉……京……你最近老是心不在焉的是怎么了啦……?这样骑车很危险耶……」

  「有吗?哪有啊!雪,妳想太多了啦!」京随随便便的回答京载着雪经过了市区到了郊区,一座颇为壮观的别墅就在几个弯之后,京问说:「我说雪啊!」
  雪回答:「干()嘛啊……」

  「妳穿这样去看好吗?」

  京怀疑的问说:「嗯……不行吗……」

  雪离开京的身体,打量着自己,皱眉的说京回答说:「也不是啦!不过我觉得妳还是换一套衣服比较好喔」

  「换一套……你以为现在几点啊?5:30了耶……而且要到你家了耶……」
  雪微怒的说京看着左手的的手表,电子液晶显示着-PM5:31-,京说:「不是啦……我的意思是!」

  京在说话的同时已经到了家门口,京的车停了下来,前门的侍卫有六个,齐口大声的说:「欢迎回家,京少爷,雪小姐」

  雪脱下安全帽靠近京的耳朵小声的说:「欸,京……」

  「干()嘛啦?」

  「他们每次你回来他们都这样喔?」

  「对啊!是我那个笨老爸交代的」

  「是喔……我们好像活在不同的世界呢……」

  「你在说什么啊,雪?」

  「嗯……没有啦!」

  雪和京小声的讨论着侍卫打开草薙家厚重的大门,京和雪下了车,把车迁进京专属的车库,京说:「雪,你先去我的房间吧!我还要弄一下车子喔!」
  雪十分熟练的转了数个弯到了一扇大门前,门前的侍卫说:「妳好,雪小姐,你要找老爷和夫人吗?」

  雪不好意思的说:「不要这样叫我啦……伯父伯母在里面吗……?」

  侍卫回答说:「是的,雪小姐」

  侍卫打开古色古香的木制大门,草薙家的现任族长,也是草薙古武术流的掌门人,草薙京的爸爸「草薙柴舟」和妈妈「草薙静」,柴舟大约50岁,约180公分高,十分威严的脸庞上留着更有性格的胡子,穿着黑色的上衣和服背后有草薙家的徽章……日(淫色淫www.wo688.COM)轮……,而裤子是末绿色的,大腿到膝盖十分宽大,到了膝盖以下则是由白不缠绕着,鞋子则是以前日(淫色淫www.wo688.COM)本人最爱穿的草鞋,静约为40……45岁之间,约168……172公分之间的高度,但是看起来只像是30出头的妇人,静的脸十分的秀气。

  京大概有百分之七十到八十是受到静的遗传,而遗传到柴州的大概只有武术天份和古怪的脾气吧!静穿着日(淫色淫www.wo688.COM)本女子最典型的和服,是紫红色的样式,腰带则是米黄色的。柴舟正坐在椅垫上闭目养神,静则是站在柴舟旁,此时的雪走了进来,柴舟张开眼睛微笑的说:「小雪,放学了啊!」

  雪微笑的回答说:「对啊,柴舟伯父……静伯母您好啊……」

  静以慈祥笑容回答说:「嗯,小雪妳来啦!」

  柴舟用伸在深黑色和服里的双手模着下巴的胡子说:「嗯?京那臭小子呢?他不是载妳回来的吗,他去哪了啊?」

  雪恭敬的回答说:「京还在车库里啊,伯父……」

  柴舟惊讶的说:「啊?那小子还在车库?可恶的白痴儿子」

  静皱眉说道:「爸爸,妳怎么这样说京呢?」

  「欸!臭老头你说啥啊?你这个白痴老爸」

  京从车库正要回自己的房间时,半路上听到了柴舟和雪的对话,于是冲进大厅内大声的说,说完后缓和一下情绪对着静恭敬的说:「妈,我回来了!」
  静点了点头说:「欢迎回家,京!」

  柴舟也不以为意,开始数落京:「干()嘛!你的车子比我们草薙家未来的媳妇还重要是吧?」

  「走了啦!」

  京抓着雪的手正要离开大厅时说的,雪回头比了一个对不起的手势说:「伯父,对不起啦……我们等一下要去看表演,所以可能晚一点回来!」

  柴舟大声的对着已经跨出大厅大门的京说:「要把小雪平安的送回家你才准回来,你知道吗?」

  京不耐烦的回答说:「好啦!我知道到了。」

  京拉着雪的手快步走向京的房间,雪有点喘不过气的说:「欸……京,你等一下啦……不要走那么快啦……人家快跌倒了啦……」话还没说完就绊到自己的脚,往前跌,京以超人般的反应神经接住雪柔软的身子。

  京无奈的说:「说太快也是妳!说快来不及也是妳,妳还真难伺候啊!」
  雪站稳身体插着腰说:「你还敢讲,都是你啦……」

  京抱起雪以飞快的速度飞奔到自己的房间,京边跑边说:「好啦,好啦!都是我的错啦!」

                第三话

  京到了自己的房间前放下雪,京的房间大约有30坪,简单的摆设,只有一台52吋的电浆电视,一张白色单调的双人床(注:只有一个枕头,因为京不喜欢睡太小的床),一个拳击用的沙包,3个木制衣柜,一套卫浴设备(注:京不喜欢和别人共享卫浴用品),卫浴设备只有用简单的拉门和半透明塑料帘布,一张简单式的书桌和一台NOTEBOOK。

  京摀着雪的眼睛推开门说:「我数到3妳才能睁开眼睛喔!」

  雪没好气的说:「你要干()嘛啦……你还以为你是小孩子啊……好啦,好啦……你快一点数喔!」

  京兴奋的数着:「1,2,3……铛铛,雪,妳看,好不好看啊?」

  在京的白色床上多了一件极为抢眼的衣服,是一套洋装晚礼服,一套样式十分特别的洋装晚礼服,虽为晚礼服但是并不艳丽,金色和银色所搭配构成的,V字型的领口,以领口为分界点,右半边为金色长袖的上衣,左半边则是银色的无袖上衣,腰间有点像和服的样式,左上衣盖过右上衣,到了下半身则是左右颜色相反的长裙,左胸口上还有一朵由紫水晶所做成的玫瑰花。

  雪再京数到3时睁开眼睛看到这件衣服,小巧的樱唇微开,呆呆的看着那件衣服,一会儿回神了就对京说:「京……那件衣服是……」

  京走近床拿起那套衣服说:「这件衣服是我专门去订来送妳的礼物啊!今天是我们认识两周年啊!所以……雪,妳喜不喜欢啊?」

  雪红着眼框说:「京…………谢谢你……我………我很喜欢啊……」

  雪跑过去飞抱着京,京被雪这一抱撞倒在地上,京调侃的说:「啊呦!雪,妳变重了喔!这件衣服妳可能穿不下喔。」

  雪擦拭着眼框旁的泪水说:「不来了……京,你好坏喔……」

  京扶起轻柔的雪说:「不赶快试试吗?快来不及了啦!6:00了啦!」
  雪拿起洋装说:「嗯……6:30要看表演,……对了,京,你去找找看票啊!我来试试看这件衣服。」

  京走向书桌拉开抽屉喃喃自语的说着:「嗯?票呢,票呢?」

  雪脱掉学校的制服外套,露出十分姣好的体态,雪的身高165公分,姣好的三围为34C˙22˙34,轻薄的制服上衣被雪坚挺的双峰所撑的很挺,撑到肚脐附近的下摆是腾空的,雪将制服脱掉,圆硕的双峰被小而可爱的胸罩所束缚着,雪已经18岁了还穿着全白的胸罩前面还有一个红色的小蝴蝶结。

  雪接着脱下学校的短裙,一样样式的小裤裤也一览无疑,白里透红十分匀称的玉腿暴露在空气中,雪好像有点兴奋或是紧张,大腿的根部有着一丝丝的汗迹,一点点的汗使得纯白色的内裤变得半透明状,内裤里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幼嫩的黑色细毛,这个画面让可爱的雪多了一些女人味。

                第四话

  雪的身材实在是好的没话说,雪拉开洋装背后的拉炼,玉腿伸进洋装中,缓缓的拉起洋装,雪将白嫩嫩的玉手伸进袖子里,撑起金银色的礼服,洋装就像量身订作似的浮贴在雪的身上,雪的手构不到深厚的拉炼于是叫着说:「欸……京,你来帮人家啦……」

  京终于找到了音乐会的门票,正要起来时就听到雪的声音,京转头看到雪穿着这身洋装呆了一呆,说:「哇!雪,妳……妳好美喔!」雪笑着说:「别呆呆的在那里看啦……快帮我拉拉炼……」

  京走到雪的身后看到了雪的身材,于是裤下的男根微微隆起,京伸进衣服里搓弄着雪胸前的美乳,雪惊叫了一声说:「京……你别……闹了啦……帮人家……拉拉炼啦……」最后声音有点颤抖。

  京左手没闲着,游走到雪的下体,在雪的内裤外爱抚着,雪有点受不了,带着呻吟的语气说:「京……你别……再弄了……好……好……痒啦……」

  京完全不里雪的话,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更熟练的拨开雪的内裤,直接玩弄雪下阴的禁地,雪十分容易有「性趣」,京只是微微刺激着雪的小阴唇,雪的下体就流出湿滑滑的液体,雪小声又腼腆的说:「京……不要……摸……那里……啊……啊……讨厌啦……嗯……京……」

  京把雪穿好一半的礼服慢慢脱掉,雪又叫说:「京……不要啦……不是要去……看……表演吗?」

  京一边亲吻着雪粉嫩滑顺的美脖一边说:「嗯……雪……这就是最好的……嗯……表演啊!」

  京把只剩下穿着内衣裤的雪抱起走到床边,把雪放在京的床上,京带着色咪咪的眼神将雪姣好美妙的身体看得一览无遗,雪将早已羞红的脸转向侧边说:「京,不要这样看着我啦……人家会……」

  京抢着说:「会不好意思吗?少来了,妳看看我的手上是什么啊?」

  京将左手的食指和中只拿到雪的面前,手指上有着闪闪发亮的液体,雪斜着眼看一了一下,看到后马上转移视线小小声的说:「你好讨厌喔……京!」
  京侧坐在雪的身旁以右手轻轻抚摸着雪在空气中微微发抖的身体,京温柔的问说:「雪,会冷吗?」

  雪还是侧着头说:「嗯……有一点耶……」

  京拿起床头的遥控「哔」的一声,在墙上的冷暖气机发出「嗡……嗡……」机器启动的声音,又「哔……哔……哔……哔」的连续了几声,京遥控着冷暖气机调着室温,冷暖气机接出来的液晶遥控上显示着「21」,京将室温调到26度后放下遥控后温柔的对着雪说:「等一下就不冷了喔。」

  雪轻轻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京将手绕到雪的背后「喀」的一声将雪身上的内衣开关打开了,京轻轻着拉开雪胸前唯一的衣服,雪将头转了过来面对着京说:「嗯……京……」

  京将手放在雪犹如刚摘下来鲜嫩樱桃般的小嘴上说:「嘘……雪,妳不用说了。」

  雪红着脸点了点头,雪胸前唯一的束缚也被京脱去了,雪白坚挺的双峰就成现在京的面前,雪的玉乳上两颗粉红色的樱桃看起来就像是召唤着京来爱她们、亲她们,京伸手把雪的美乳把玩在手上,雪的乳房虽然看起来并不是很大,但是以京的大手也不太能一手掌握,京的头靠上了雪的胸部以舌头亲允着,京以灵巧的舌头在雪娇艳欲滴的乳晕上轻柔的画着圈,时而亲、时而以牙齿轻咬着、时而含着,雪拱起了上半身,一双玉腿也不安分的乱动。

  雪带着淫縻的语气说:「啊……嗯……不要用咬的啦……喔……京,我……爱你……」

  京一边舔弄着雪的美乳一边脱去自己的衣服说道:「雪,我也爱妳!」
  健硕完美的体格展现在雪的面前,京抽掉牛仔裤上的皮带、解开钮扣、拉下拉炼,露出白色的子弹型内裤,硕大威猛的肉棒在子弹型内裤里隐隐颤动,雪在床上也没有了平时在外面的淑女气质(注:这句话并不是说雪是很做作,正好反之,雪是一个很会表达自己情绪的女孩子),隔着内裤爱抚着京的下体,京隔着雪的内裤轻柔的爱抚,灵活的手指不断的拨弄雪下体的小穴、从小穴分泌出透明黏滑的淫液。

  京不断亲吻着雪的身体,从额头、脸颊、脖子、肩膀、乳房……一直到了雪的下体,雪呻吟着说:「嗯……京……啊……那里不要……不要啦……嗯……好舒服啊……」

  京把头埋进雪的跨下,面对着早已被淫水占据因而透明一大半的小裤裤,京将雪的双脚拉开后压住,用中指拨开内裤伸进雪的小穴中,京的手指被温暖的包围着,泛滥成灾的穴口使的京的中指方得轻易地进入。

  雪的性经验十分的少,第一次是在17岁给了当时(也是现任)的男友-草薙京-,雪对于「第一次」看得十分重要,所以才会给了京。

                第五话

  由于雪的性经验并不多(应该算等于没有),所以相对的小穴当然也宛如处女般的紧密,京再将食指送入战场,不断进行「活塞运动」,这项动作也使的雪叫声不断:「啊……不要……好痒……痒啦……嗯……那里……那里不行啦……」
  京在湿透的小穴中如获至宝的找到了一颗小小的肉芽,小阴蒂早就充满了血硬挺的翘立着,京当然老实不客气的往小肉芽攻坚了,雪身上最敏感的地方正被刺激着,雪当然呻吟得更大声了,京把手指从小穴中拔了出来,一阵淫縻的味道也随之传了出来,京像个小孩子似的将食指和中指不断的拉开、合并、拉开、合并……

  手指上就出现了一条条的透明水丝,京还放到雪的面前对着说:「雪,妳看妳的喔!雪变成小淫娃儿了呦。」

  雪红着脸反驳着说道:「还不都是京,你的手指伸到人家的……人家才会变成这样啊……」

  京明知故问的说:「人家的什么啊?再讲一次啦,我没听清楚耶!」

  雪不好意思的说:「讨厌啦……人家不想说啦。」

  京搔痒着雪的脚底说:「怎么样啊!说不说!」

  雪不断的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笑着,投降说:「哈哈哈……嗯嗯嗯……嘻嘻嘻……好啦好啦!是人家的小穴啦……怎么样?人家讲出来你就满意了吗……」
  京也笑着说:「嗯,满意满意!」

  说完就将双手拉着雪的内裤旁的两边,慢慢的拉了下来,刺激视觉和生理反应的美景展现在京的面前,一片黑鸦鸦的小森林被雪流出来的爱液沾湿了一大片,肥美的阴唇和粉红色的肉洞完美的搭配在一起,京将雪的小裤裤丢在一旁再度将脸埋进雪的小穴前,以舌尖为前锋攻击洞穴,经过了将近20分钟的攻势,雪终于在小穴快速的收缩下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雪满足的呻吟着:「啊……要死了……了啦……」

  京被雪高潮所泄出来的阴精弄得满脸都是,味道是有点腥,咸咸的并不难吃,京有吃到一了些说:「哇!雪,妳的还真是多啊。」

  雪还在陶醉当中,口中喃喃念道:「嗯……真……真好……京……我……还……」

  京把自己的内裤脱了下来,一条威猛的肉棒就弹了出来,京的阳具长26公分直径长达6公分,算是少数大肉棒中更为巨大的肉棒,京的肉条已经变成最大的状态了,呈紫红色的龟头前流出了润滑用的淫汁,肉棒上也布满了壮大后的青筋,京把肉棒放到小穴前,雪的小穴还潺潺流出液体来,京看准时间提起肉棒插进小穴中,因为雪的穴还是十分之紧,所以京祇把肉棒插入了龟头而已,雪突然大声叫:「啊……痛……痛……痛呀,京……慢一点……好……不要动……」
  京停住肉棒的去向说:「雪,会痛吗?」

  雪的表情有一点痛苦的样子,雪碧着眼睛说:「等……等一下……嗯……好……好了!」

  京一股作气的将肉棒挺进小穴的最深处,雪被这一弄便带着十分痛苦的语气大声的叫道:「啊……停下来……京……啊……要死了……啊……」

  京抱着不让雪多受痛苦的心理将肉棒快速的抽动,当然雪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过了一会儿雪原本喊痛的声音变成愉快的呻吟声:「喔……快……快一点……对……对……啊……要死……要死了啦……京……」

  京听到雪的呻吟便以更快的抽动来回应雪的叫声,原本是以正常体位来做的京将雪抱了起来,自己坐在床上,而雪在京的上面,京的双手放在雪细嫩的腰间,以上下的移动来让京和雪两人享受快感,雪也自动的上下来回运动,京看着雪的玉乳在面前激烈的摇晃着感到更为兴奋,京将头埋进雪的乳沟内,享受被肥美的玉乳在脸上包围感和来回摩擦的热度。

  雪和京的身体都早已汗水淋漓。京也伸出舌头舔弄着雪的乳头,有一股少女的清香和一丝丝的汗味。

  又过了一会儿,京翻倒雪,雪的四肢都呈现:「跪」的姿势趴在床上,京则由被后来进行快速的活塞运动,这次不到5分钟雪的阴道又再次快速的收缩,京也明白雪又要泄了,于是更快速的移动腰来刺激雪,京感到龟头前有着一股热流袭向自己,京把肉棒拔了出来,小穴也在肉棒被拔出来的同时喷射出乳白色的液体在床上,京看着雪,向前在雪的脖子上亲吻着说:「雪,怎么样,舒不舒服?」
  雪回头以十分满足的笑脸来响应京的问题,京又回到了雪的身后看着高潮后的小穴,肥美的阴唇被京干()到红肿而且向外翻,京将头靠近雪的小穴,看着小穴像是一张一开的嘴巴不断了缓缓流出透明的汁液,京等了一下,让雪香回复一些体力,再度将肉棒刺进小穴中,雪因为才刚泄身没多久,十分敏感的小穴又再次被侵犯,所以又呻吟了起来:「啊……啊……京……慢……慢一……快……快一点……嗯……喔……京的……的肉棒……好……好棒……又粗……真……真好……啊……」

  因为京还没泄所以已经有了一阵快感冲到了龟头,京以粗重的声音说:「啊……雪,我……我……要……要射了……」

  雪也很配合的摆动着雪白的美臀让京更有快感,京将雪的身体再次翻了过去,京抽了几下就快速的拔了出来以手上下套弄着肉棒,浊白色的精液强劲的喷射在雪的脸上、胸部上、腹部上还有头发上,雪也将手指搓揉着自己的下体,京躺在床上气喘呼呼的休息着,而雪还在以手指爱抚着小穴的周围,京休息了一下就帮雪来玩弄着小穴,又过了5分钟雪又泄了一次,京拿着毛巾擦拭着雪的身体,之后两人便抱在一起躺在床上。

  两人在床上躺了一会而雪先开口问京说:「现在几点了,京……」

  京伸长脖子看着床头上的电子时钟回答:「嗯,现在喔,6:20了喔!」
  雪听到后便坐了起来有点着急的说:「啊……6:20了……都是你啦……音乐会快开始了,我们还在这里啦……你说怎么办啦!」

  京也坐了起来回答说:「怎么办?就这样啊!」

  说完就下床抱起雪走向浴室,京对着雪说道:「先洗澡吧!不然妳看看你的身上,这样怎么去啊?」

  雪看着自己被京弄脏的身体说:「还不都是你……害人家变成这样啦……」
  草薙家像是一座古城,但是里面的设备却是非常的先进、完整,草薙家坐落在东京市的郊外,占地1560坪,有3个车库,光是三个车库就占了60坪(注:其中有一个是京的专属车库),主要分为主馆,主馆大约为400坪(共3层,第一层是大厅、澡堂,第二层是柴舟和静的主卧室、书房、会客室,第三层是佣人和侍卫的房间、休息室、仓库),还有别馆,别馆约200坪(别馆只有两层,和主馆互通,位在主馆的东北方,整个别馆都是京在使用的,第一层是专属格斗室、休息间、健身房和书房,第二层就是京的房间,除了京的房间以外就都是空房,这些空房是给京的朋友来玩住的),在主馆的后方约50步有着草薙家挖出来的天然温泉,占地约100坪,草薙家事紧挨在一座小山的山脚,当然整个小山(也是草薙家的后山)也在慢慢的开发中。

                第六话

  京把雪放在浴室内的小凳子上然后开始放水,雪不满的说:「京……一定会来不及啦……怎么办啦……阿西娜和金、香澄、玛莉、泰瑞、拳崇、包还有……」
  京打断说:「好啦!好啦!不要再念了啦,我的头好痛喔!」说完便用手抓着自己的头,雪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洗好后雪穿上京送她的礼服,整体看起来礼服让雪看起来更加成熟,雪坐在京的书桌前,京拿着一块不小的镜子放在桌上,从衣柜中拿出一盒东西递给雪,雪开启盒子,里面原来是化妆品,雪开始对着镜子打扮起自己来了,而京从衣柜中拿出一套衣服,一套西装外套,京开始穿上牛仔裤,雪看着镜子却对京说:「你又穿牛仔裤了喔……」

  京不满的回驳说:「不行吗?妳还真爱管啊!」

  雪不在意的说:「没有啊……只是一位漂亮的淑女竟然要被一位流浪汉载,如此而已……嘻嘻……」

  京投降的说:「好啦!我换就是了」

  京不甘愿的脱下裤子换上了一件笔挺的西装裤,再穿上背心和白衬衫,京问说:「可不可以……」

  雪打断京的问题,坚决的回答说:「不行……」

  京不爽的说:「雪,妳实在是……」

  雪再次打断说:「你是不是要说:(我都来没说完,你为什么说不行!)对不对……」

  京惊讶的说:「对、对啊!妳……」

  雪又再一次的打断京的说话:「(妳又怎么知道啊?)对不对……你第一句是要问我说:(可不可以不打领带是么……)」

  京举起双手投降说:「好!妳都知道了,我穿、我穿总行吧!」

  雪用手遮着嘴巴笑着说:「对嘛……这样才乖喔……」

  京心理想说(唉!我看我一辈子都赢不了她喔!)京边想边用笨拙的双手打着熟练的领带,这使的化好妆的雪,看到京笨手笨脚的一幕笑着说:「你看你喔……都20岁了连领带都不会打,来,让雪姊姊来帮你打!」

  好不容易打扮完成了,但是时间已经6:40分了,京牵着雪的手跑向车库,经过大厅时京听到静说:「京,不要在走廊上跑,你都……」

  京还没听完便跑过了大厅,京按着手中的遥控「哔」的一声,还在前方的车库铁门慢慢的往上收,一台火红色的跑车就在眼前,又「哔」的一声跑车的引擎开始发动,京拉着雪走到车旁,车子的两个车门自动的向上开启,摆出了一个请进的姿势说:「请,我们美丽的雪小姐。」

  雪拉起前面的裙子坐进了车上,对着京笑着说:「谢谢你啦……草薙京先生。」
  京撑着雪的后方跳过了雪的头上,坐到了驾驶座上,车门自动关上,京将钥匙插进钥匙孔,车子自动的进行视检,京对着雪说:「好了吗?」

  「嗯……好了!」京放下手煞车,猛踩油门,车子的轮胎快速的转了起来,这一下使的轮胎摩擦地面产生了四道黑色的轮胎印和大量的烟,一台火红色的跑车从车库冲了出去,大门的侍卫也快速的打开大门让这位行为举止非常任性的大少爷出去。

  (注:作者设定的跑车是世界名牌「跳马」-也就是……法拉利……型号:F50,十分豪华的款式,就算在现实生活中,这款F50只有少少的352辆,车子的颜色是采用该厂牌最爱用的火红色,双人坐的设计更是该厂牌的重点,四轮驱动的大口径轮胎(当然都有碟煞),而坐位和车内的功能都是由计算机扶助驾驶员的超高级设备,最后,这部车有一些是作者自己想的,如设计有误敬请见谅)

  京出了大门后就开始了引以为傲的开车技术,副驾驶座的雪虽然对京这种开车方式早已见怪不怪了,但是还是对京说:「京……开慢一点啦,反正都已经迟到了……」

  不过仪表板上的时速表早已超过了120km/h了,京以十分熟练的惯性甩尾轻松的在蜿蜒的山路中奔驰。

  在东京市区的音乐厅前聚满了人群,共有三条人排出的长龙,分别是一层贵宾区(A区)、一层普通区(B区)、二层一般区(C区),在A区的长龙中有人不耐烦的说:「可恶!都过了50分了,那个混蛋怎么还没来啊,玛莉妳约几点啊?」

  名叫玛莉的女孩安抚之前的人说:「我跟阿西娜跟小雪约6:30啊!你不要担心了啦,泰瑞……」

  没错!在音乐厅等人的就是泰瑞、玛莉、包、拳崇、金、香澄、安迪、舞、罗伯特和百合,每个人都穿着十分正式的礼服,不过泰瑞还是顶了最爱的帽子,包对着拳崇说:「哥哥,我们要等谁啊?怎么还不进去呢?」

  拳崇靠在包的耳边说:「等的是那个-草薙京-啦!等到他才要进去喔!」
  包和拳崇都穿着西装显得有点别扭,百合也穿着一套颇为亮眼的礼服,玛莉和香澄也都换上了跟金借的礼服,香澄显得十分不习惯对着金说:「金姊姊!为什么要穿这身衣服啊!只不过是听个音乐会而已啊……」

  对于天天穿礼服的金来说并没有任何影响,金回答香澄的疑问说:「这妳就不知道了,今天的音乐会可是阿西娜在音乐厅内的第一次演出,而且有很多的贵宾要来,我们身为阿西娜的朋友怎能穿的随随便便呢,妳说对不对?」

  香澄沉默没出声,舞倒是很喜欢穿着礼服,一件低胸的黑色晚礼服将舞傲人的身材展露的一览无遗,舞对着安迪说:「你看今天的我漂亮吗?」

  「嗯!漂亮」安迪敷衍的说,舞不满的说:「安迪……」

  音乐厅前的人越来越多,7:00整,工作人员将门口打开,所有的嘉宾们都陆续的进厅预备看一场精采的音乐会,一台跑车停在泰瑞众人的面前,里面的两个人就是京和雪,泰瑞将手按在车门旁对着京说:「你实在是太过分了,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京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啦!」

  泰瑞还想继续骂京时玛莉出来调和说:「京你来了啊……快一点喔,已经开始入场了。」

  雪对着大家说:「真是对不起……我们去停车,你们先进去吧……我们一会儿就来!」玛莉拉着泰瑞对雪说:「嗯!好,待会儿见啰!」

  京将车子停好后牵着雪的手走向音乐厅,途中京停了下来东张西望的不知道在看什么,雪问京说:「京……你在看什么?」

  京表面上回答说:「没有啊!我们走吧!」心里却想:「嗯?是谁?有一阵奇怪的感觉!到底是谁呢?」

  京和雪到了后门正巧碰上正要进去的阿西娜,雪跑到阿西娜的身后轻点她的背说:「阿西娜……我们来了……」

  「啊……雪、京你们来了啊。雪,妳的礼服好漂亮喔……尤其是这朵玫瑰……」

  「谢谢……阿西娜妳也很漂亮耶……」

  阿西娜身穿膝上约10公分的白色窄裙,上衣是黑色的长袖平肩礼服(注:作者不太会形容,是那种领口可以拉到肩膀旁的),在领口上有着黑色的羽毛衣服上也有一些亮片,将只有18岁的阿西娜带着一丝丝的复古风,雪继续说:「对不起……都是京啦,害泰瑞他们那么生气……」

  「我哪有啊?」京辩解说:「有……你就是有……」

  「嘻嘻!你们的感情还是一样好嘛……啊,我要进去了,你们也赶快走吧」
  阿西娜说完走到京的身旁说:「京……好像……」

  「嘘!我知道」

  「嗯……那好吧,我要去表演了,9:00见啰!」

                第七话

  雪不解的问说:「京……,阿西娜说什么啊?」

  「没有啦!我的大小姐,走了啦,妳看,又过了5分钟了啦!」

  雪和京走到大门给工作人员看了票后进到了音乐厅中,音乐厅十分的大,约可容纳6000人左右,「注:这个音乐厅和一般的不太一样,一般的就像是看演唱会的有座位和舞台,虽然形式一样但是这里没有座位,就像是开舞会一样,有餐饮和服务生,贵宾区和一般区靠着隔离现来划分,有摆设豪华的桌椅让来宾坐下用食和看表演,有点像是拉斯韦加斯的秀场,二楼的是凹字型的看台,一样的有餐饮和座位,只不过视野没有很良好」

  京和雪走到了泰瑞等人的旁边,京说:「赶上了!快开始了吧?」

  包回答说:「对啊……京哥哥和雪姊姊你们好……阿西娜姊姊好像快出来了喔……」

  罗伯特调侃道:「京,怎么那么晚来啊?是不是……嘿嘿……」

  京不以为意的回答:「随便你怎么说!」

  雪却羞红着脸解释说:「不……不是啦……是……」

  此时灯光全都暗了下来,舞台上被3个聚光灯打亮着,一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士拿着麦克风大声的说:「各位先生,各位小姐们,欢迎来到本音乐会……」
  一大段开场的说词使的拳崇不满的说:「唉!快一点嘛,真想看看阿西娜啊!」
  百合和香澄也同意说:「对啊……」

  过了10分的无聊演讲,终于主持人说:「好,让我们来欢迎超级偶像-麻宫阿西娜-为我们带来2个小时的精采演出……」

  在二楼上的一些人大声的喊:「喔……阿西娜……阿西娜……我们爱妳」
  「终于出现了……我们等了好久喔」

  「赞喔……」

  「哇……好可爱喔!」

  京不爽的对着雪小声说:「什么时候这里的素质变的那么低啊?」

  「谁叫是阿西娜这为国民偶像出来呢……」

  「唉!说的也是。」

  阿西娜走到麦克风前说:「大家晚安……感谢大家今天的到来……今天我将为大家表演一场古典歌剧,希望大家会喜欢……在开场前我先唱一首新歌-LOVE-是我自己做的,请大家给我一点鼓励好嘛……」

  说完厅中响满了掌声,:「给我最爱的人啊……希望你能听到这句……不管是……」

  阿西娜在身后的乐团伴奏下唱出-LOVE-这首新歌,拳崇茫茫然的看着台上的阿西娜喃喃说:「真好!阿西娜……」

  包心中好笑:「拳崇哥哥也真是的,那么喜欢阿西娜姊姊,干()嘛不跟她告白呢?」

  阿西娜唱完后说完:「谢谢大家……」后便走到后台换衣服准备歌剧的演出,一张桌子可坐7个人,泰瑞、玛莉、包、拳崇、香澄和金坐在一桌,京、雪、百合、罗伯特、安迪、舞坐一起。

  京挨在椅子上双手绕到头的后面说:「唉!不知阿西娜要表演什么?希望不要太无聊。」

  舞娇笑着说:「我说京啊……你除了对格斗和小雪以外,你觉得什么不烦啊?」
  百合也附和说:「对啊……」

  雪不好意思的说:「没有啦……他……」

  罗伯特抢着说:「他……京怎么样啊?难道他不行?不会吧……啊……」
  还没说完就被百合掐住大腿发出一声惨叫,安迪对着罗伯特说:「你喔!老是想些有的没的,被掐是活该啦!」

  当大家都再聊天时舞台上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京早已到了台下看着那位不速之客,观众们传出了一阵喧哗声,在台上的人说:「今天的收获还真是丰硕啊!」
  因为在开始歌剧前所有的灯都是熄灭的,没有人看到台上是什么人,除了京以外,泰瑞和安迪是第二个发现的,接下来的格斗家们也都发现了,只有京知道是谁,其它的人只知道有人而已,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站上了舞台到了那个神秘人的前面,神秘人吓了一跳,一边向后跳开一边说:「嗯?你是谁?你不想活了啊!跟我们作对!」

  这时的灯光由工作人员打开,原来在台上的神秘人是比利,比利还是绑了个英国国旗的头套,穿着黑色的皮衣皮裤,拿着三节棍,一副屌儿啷当的样子,比利看到了京已经吓了一跳,又看到京身后的众格斗家们,比利有点口吃的说:「草……草薙京……你……你怎么会在……在这里……」

  京不爽的说:「我才想问你呢?你是怎么么样,基思那家伙又叫你这跑腿的来干()啥勾当啊。」

  比利生气的大声说:「是基思大人!草薙京你不还不够格喊基思大人的名字呢!」

  台下的喧哗声越来越大,在后台的阿西娜不解的探头到台前看一下,结果被另一个人-山崎龙二-伸手打昏了,一直看着后台的拳崇自然看到了这一幕,于是跳起身来踏再桌子上飞跃到舞台前,泰瑞等人也都跑到舞台前,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吓的躲在旁边,观众们还是不断的吵闹着,京有点火大的怒视比利说:「你们想要干()嘛,干()嘛抓阿西娜?说啊!」

  还没说完右手早已握紧了拳头,手套上出现了若隐若现的「不灭神焰」,比利大言不惭的说:「哈哈哈………我要干()嘛还要你……啊……」

  比利的身体像是风筝断了线一般的向后飞去,「碰」的一声撞在舞台的墙壁上,舞台上还残留着京的火焰,山崎龙二见状抱起了阿西娜向后门飞奔,拳崇早就挡在后门双手张开的说:「你这家伙别想跑,把阿西娜放下!」

  山崎龙二奸笑着说:「你在想喔!」

  山崎龙二用右手抱着阿西娜轻盈的身躯,用左手使用绝学「蛇使」攻向拳崇,拳崇虽然丧失了超能力但还不是个省油的灯,一个垫步不但闪过了「蛇使」还用出了「龙疾步」攻向龙二,龙二对着拳崇用阿西娜的身体去挡,拳崇马上收招还一边说:「畜生!」

  龙二看准间距以小刀划破的拳崇的大腿,龙二笑着说:「想跟我斗,你差老了喔!」

  说完跑向后门,龙二感觉背后有一股利风射向自己,转头一看,舞在后方射出了「花蝶扇」,安迪也跳到了空中冲向龙二,此时后门被轰开,龙二躲过了「花蝶扇」后定神一看,索命的死神,唯一能和京媲美的人,绝强的-八神庵-站在后门。

  龙二不知八神是敌是友,不过能确定的不是找自己而是找宿命的对手-草薙京-,龙二飞奔到后门但是八神还是挡在门前,龙二只为了达到目的所以恭敬的说:「八神庵,我们既然目标不一样,你就让我走吧!」

  八神还是理都不理,眼睛也不知道在看谁静静待在门前,京看到了八神心理想:「我早该猜倒是他了,他来这里应该还是来找我的吧!」

  于是毫不避讳的走向了后门,雪在这时在京的身后大喊:「京……你……」
  京没有回头只是坚决的说:「我不会死的!」

  全场的观众早就躲的不知到哪里去了,一个好好的音乐会被接二连三的人给捣乱,广大的音乐厅只剩下少少的15个人。

                第八话

  京到了龙二和安迪、舞的战场,八神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内半倚靠在后门边上,看着龙二说:「放下她!」

  龙二也不是好惹的,先把一只小刀丢向京,丢完就冲向八神,京避也不避,小刀只到了前方3公尺就已经被「不灭神焰」烧成灰烬,龙二心里想:「先假攻八神,趁机打破墙逃离这」想定后跳起来以「蛇使」攻向八神,一击正中八神的脸,龙二心中喊糟,原来龙二只打到了八神的残像,真正的八神早已站在龙二的身上。

  站在龙二身上的八神左手抱着原来在龙二手上的阿西娜,八神没有带着丝毫的感情,冷冰冰的说:「死吧!」

  龙二快速的转身掏出小刀划向上空的八神,八神先轻点龙二的身体,借力向天花板跳了上去,一个转身踏在天花板上,用力一蹬,以绝快的速度冲向还在半空中的龙二。龙二的身子只向下坠了一点,为了躲八神这个死神,龙二只好祭出看家绝学-「蛇使乱舞」击向也在空中的八神,虽然是龙二情急生智的绝招,但是对极强的八神有用吗?-答案是否定的。

  八神的脸上带着一贯的冷笑,是对于任何人、事、物都极为不屑的笑,右手挡下龙二轰出所有的「蛇使乱舞」,一瞬间就到了龙二的身前,一拳,龙二巨大的身体随着「啊……」的一声惨叫撞向地板,就在龙二的身体撞下后惯性的弹起来时,八神的一只魔爪按着龙二的头,只看着八神的右手往地板一按,音乐厅的地板跟着龙二的身体一起向下陷,凹陷处越来越大,龙二的身体在平地已经看不到了,八神右手上紫色的「毁灭?苍焰」出现了一下,整个地面爆射出诡异的紫焰,地板的裂缝处也散漫着狂野的紫焰,八神把阿西娜丢向舞淡淡的说:「拿去吧!」

  在音乐厅地板上一个巨大的凹洞中,一具焦黑的尸体正在其中,原本是「八杰集」的山崎龙二惨死于狂傲绝强的八神手中,八神的双手再次的插入裤子的口袋内,直视着永远的宿敌-草薙京-,安迪扶起半跪着的拳崇走向舞,舞摇着阿西娜的身体说:「阿西娜……阿西娜……醒醒啊!怎么办……安迪……」

  拳崇关心的说:「阿西娜……怎么会这样?」说完接起舞放开的阿西娜,舞和安迪站起身子看着八神。

  八神说:「京……草薙京来吧,我们的宿命之战还没决出胜负呢……啊……啊……可恶……啊……」

  话才说到一半八神突然双手抱着头跪在地上大叫着,京看到后那太过于仁慈的心又再度发作,半跪在八神的身边关心说:「怎么了?八神……」

  八神当然不会要这种关心,而且是草薙京的,八神以十分痛苦的脸挥着右手狂怒道:「走开!我八神庵绝对不会要你草薙京的怜悯,现在不会,永远也不会,啊……」说完八神便飞也似从后门跑出。

  被山崎龙二弄昏的阿西娜还没转醒,众人围在阿西娜的身边,泰瑞说:「奇怪,八神这家伙怎么会救阿西娜啊?」

  舞也附和说:「对啊!不太像八神的作风。」拳崇还是握住阿西娜的手,以十分关心的眼神看着阿西娜。

  百合问说:「京,八神怎么会这样?他好像有什么病耶!」

  雪抱着京的左手冷冷的说:「八神他最好病死,才不会一直骚扰京,对不对?」
  京回答说:「嗯!八神可能是还没完全适应「大蛇」的血,大家以后得小心点!」

  罗伯特惊讶的说:「啊!?!八神还没适应「大蛇」的血就强成这样,那他跟「大蛇」的「疯狂?血」融合还得了!」

  玛莉也说:「是啊……那最需要小心的还是京了!」

  此时阿西娜的双眼慢慢的睁开,拳崇高兴的说:「阿西娜……阿西娜……太好了。」

  阿西娜一转醒就坐起身来东张西望的看着,金不解的问说:「阿西娜,妳在找什么啊?」

  阿西娜拉着拳崇的手着急的说:「包呢,包他在哪里?他们要抓的是包……」
  一架在太平洋的飞机上,包慢慢转醒,睁眼后吓了一跳,发现在几被绑了起来,不只手脚和身体连嘴巴都塞了一条布,但是眼睛并没有被遮住,包小心翼翼的瞇着眼睛看,有大约二十个人在包的身边走来走去,每个人的身上都是穿西装打领带,带着墨镜,手上也都拿着各式各样的枪械,最引人瞩目的是在左胸前都有一个标章「-ZEROΨ-」,有两个人在交谈着,一个人说:「奇怪!为什么「卡博士」要我们去抓这个小鬼。」

  另一个回答说:「唉!我们只是「卡博士」和组织里面的棋子,不需要知道太多,知道太多反而不好呢!」

  前者点点头表示附和,接者过了一段时间,有一位嗓门很大而且声音难听的中年大叔叫道:「各位弟兄们,我们已经快要到目的地了,大家只要到目的地就能拿到一笔可观的奖金,而目的地是靠近夏威夷的人造小岛「零之岛」,大家好好的干()吧,组织不会亏待大家的。」

  在飞机上的众人都齐声回答:「是的,队长!」

  包这时候才知道自己以在飞机上而且快到了夏威夷。

  还在音乐厅的众人也都纷纷看着四周,拳崇恍然大悟的说:「啊!对了,自从灯暗下来后,我就没看到包了。」

  雪也说:「对啊……我们一直以为他们是对阿西娜下手,原来是包啊……那……怎么办,京?」

  玛莉也着急的说:「怎么办啊……泰瑞你也想想办法嘛!」

  此时阿西娜走到了众人的身后,双手的拇指和中指轻碰在一起,闭着双眼,身上那一套表演服在一瞬间转换成阿西娜专属的格斗服,口中喃喃念着类似咒语的口诀,身体慢慢的飞离了地面,身旁环绕着七彩的光珠,一头飘逸的长发也向上竖了起来,百合问拳崇说:「欸……拳崇!阿西娜她在干()嘛啊?!?」

  拳崇看着阿西娜像众人解释说:「阿西娜可能是利用超能力在跟包进行联络,唉!要是我的超能力没有消失的话,现在我也能帮帮阿西娜的忙了。」

  金安慰说:「拳崇,这并不是你的错,现在只能看看阿西娜是否能感应到了……」

  罗伯特和百合也附和道:「对啊……你看阿西娜一定可以成功的。」

  包在飞机上感到一股亲切又熟悉的气,没错,就是阿西娜的气,阿西透过超能力跟包心灵相通,阿西娜问说:「包……你是包吧……你在哪里?」

  包也透过超能力与阿西娜交谈,包回答:「阿西娜姊姊,我是包啊!我好像在一架私人飞机上耶,他们的目的地好像是在夏威夷的附近,一座叫「零之岛」的,对了……姊姊妳有没有么样?我有看到那个巨大的家伙把妳打昏耶!痛不痛啊?」

  阿西娜心中一阵感动:「没想到包都被抓走了,还有心思来关心我。」继续跟包说:「谢谢你喔,包!我们会去救你的,只好你先在那里委屈一下了。」
  包开朗的说:「不会啦!那我在那里等……啊……救我啊,姊姊!」

  阿西娜尽全力的呼喊包,但是包却完全没有回话。

  还在音乐厅的一行人都静静地看着阿西娜,就在阿西娜和包用超能力在联系的过程中,阿西娜的脸上出现了各种的表情,当然就是与包的交谈过程所表现的表情,过程大约5分钟,阿西娜的身体慢慢的落下,身旁的光球也慢慢的消失,双脚一触地后,阿西娜整个身体都摊了下来,本来汇整个人都坐在地上的阿西娜被人从中间扶住,金搀扶着阿西娜娇弱的身体,阿西娜的明亮的大眼睛还是微微阖上,拳崇马上也一起去扶着阿西娜,关心的问说:「怎么样?你有没有连络到包?妳有没有怎么样呢?」

  阿西娜的秀眉微蹙,睁开双眼虚弱的回答:「包……包在飞机……在飞机上要往……往「零之岛」……在……在……夏威夷……夷……旁……」说完便再度昏了过去。

  京左手顶着右手,右手托着下巴,闭着双眼思考着,这时大约是再阿西娜与包联络的十分钟后,泰瑞还是在众人中间走来走去,他不耐烦的说:「怎么办啦?要怎么去救包啊,现在去搭飞机也来不及,可恶,到底是是谁要绑走包啊?」
  雪看着正在思考的京对泰瑞说:「你就别担心了啦……我想京一定会有办法的……」

  泰瑞正要回话的同时,京睁开双眼从西装的暗袋拿出一支PHS的手机拨起号码,接着对手机说:「喂……我是京,嗯嗯,对,我要你现在准备一架飞机,嗯……大约要20人做的就行了,嗯,好好……我知道了……30分钟后我会到,好好,就这样子……」

  众人惊讶的看着京,百合张大的嘴说:「哇……我知道你家很有钱,不过没想到这么有钱啊!连私人飞机都有……」

  京正经的说:「好……各位,我已经调到一架飞机了,大家赶快回去换衣服,我相信到了「零之岛」会有一场恶战,所以要去的人30分钟后到我家前集合,好吗?」

  众人点了点头,京拉着雪温柔的说:「我先送妳回家,妳可不能来喔!我绝对……」

  雪打断京的话说:「不,我要去,我也要跟京一起,我也要去救包。」
  京皱眉的问说:「妳要去?」

  雪坚决的回答:「对!」

  京放弃的说:「好吧!那我们先回去等他们来……」

                第九话

  京驾驶着火红色的法拉利跑车飞驰在东京的市区,不到10分钟就到了熟悉的大门前,侍卫还是恭敬的说:「你回来了,京少爷,雪小姐。」

  之后打开了大门,京将车子开进了车库,随即拉着雪的手往房间飞奔,经过大厅时被柴舟叫住:「京,等一下,进来。」

  京简单扼要的跟柴舟说明了一切,柴舟做了个总结说:「那好吧!不过你得保护小雪喔!」

  京不耐烦的说:「这你不用说我也会的!」

  说完便走向房间,京脱下十分束缚的西装,露出壮硕的体格,穿起之前的格斗服,雪也脱下礼服,穿上了京为她准备的一套衣服,是一套黑色的连身紧身衣,加上像是京身上外套般的女用服,再穿上白色的高统靴子,在腰间绑上了一条过膝长的布,搭配起来煞是好看,京怀疑的问说:「雪,为什么要加那块布啊?」
  雪的俏脸飞红说:「还不是你的这件衣服太合身了,把人家的「那里」都印出来,所以人家要绑一条布来挡着啊……」

  京身手往雪的下体摸去,惊讶的说:「啊……还真的勒!哇……好暖和啊!」
  雪拉着京的手呻吟道:「不……不要摸……摸啦…………人家又有反应了啦……」

  京的手离开雪说:「好啦……现在是要去救包的耶……不能玩了,等回来再来吧!」

  雪红着脸说:「等回来,你要怎样就怎样,不过……」

  京正脸说:「我是不会死的!」

  京和雪站在大门外等着众人的到来,先到的是泰瑞、玛莉、安迪、舞四个人,之后到的是拳崇、阿西娜、金、香澄、百合、罗伯特还有京的永远好对手-极限流现任馆主「阪崎良」等人。

  京简单扼要的对着众人说:「到「零之岛」的时间应该是明天早上7:00的时候,而我认为目的是就到包就行了,尽量不要伤到其它的人好吗?」

  突然,在京讲完话时,从路上发现一个会移动的灯光,慢慢的接近众人,京和良定神一看,原来是京的第一弟子也是唯一的徒弟-矢吹真吾,真吾骑着他的单车从市区狂飙到京的家门口,停在众人的面前气喘嘘嘘的说:「师……师……师傅……您又……又想丢下我……我一个人嘛?」

  京没好气的看着还上气不接下气的真吾,在往雪的方向看着雪,雪无奈的说:「是他拜托我,你所有的事都要跟他说的,所以……」

  京对着真吾说:「这次的行动……」

  真吾呼吸的顺畅度恢复了一些,但是还是带着喘气的声音打断京的说话,喘喘的说:「会很危险是吧……呼呼……这我知道的师傅……呼……不过我一定要去,我要在您的旁边学习啊!」

  京只能摇摇头,还能说些什么呢?

  泰瑞调侃说:「京,你收了个好徒弟喔!真是羡慕你呢!」众人坐上草薙家的20人座箱型车,快速的开往草薙家的私人机场。

  到了机场后,在机场的中间看到了一台YAMAHA的ZZR重型机车,和一位头发竖的老高的金发老兄,京下车后看到了这位仁兄,这位仁兄说:「好样的,京!发生了这样的大是竟然不找你的老朋友,反而带着毛都还没长齐的小鬼(指真吾),你实在太不够意思了。」

  京解释说:「这几个月我都找不到你,你还敢说,真吾这小子硬逼我带他去的,我有什么办法呢,红丸?」

  没错,这位金发老兄正是94至98年都和京组成一队的-二阶堂红丸。红丸说:「这次好像蛮棘手的呢!」

  京回答说:「其实我也不太确定,不过我想不懂的是,为什么要绑架包呢?」
  红丸微笑说:「也有你想不透的地方啊,京兄?!」

  京没好气的说:「赶快下来了啦!还在耍帅,等一下去那边让你耍个够。」
  3:00,众人坐上草薙家的私人飞机,当然,飞机的侧身也有着草薙家的「烈日(淫色淫www.wo688.COM)之纹」。机长对京说:「少爷,准备好了嘛?」

  京淡淡的说:「嗯……开始吧!」说完就听到飞机外的两具涡轮引擎转动的声音。

  红丸惊讶的对着雪说:「啊……妳也有来啊?京怎么可能让妳来呢?」
  雪红着脸说:「是我逼至着京带我来的!」

  红玩笑着说:「京……原来你有这种嗜好啊?」

  京不解的问说:「嗜好……什么啊?」

  红丸带着阴险的笑容说:「就是被逼啊……这可是有SM倾向的象征呢……」
  京没好气说:「你的脑袋只想着这些嘛,红丸?」京说完话在机上的众人已经笑成一片了。

  红丸不理京继续对着雪说:「这么久没见了……雪,妳变的更有女人味了!」
  雪微笑说:「都是托你的福,你的嘴真是甜啊……难怪女孩子都倒贴你啊……」

  红丸祭出有如阳光般的灿烂招牌笑容说:「妳喜欢上我了嘛……雪?」
  6:30,突然飞机上下的剧烈摇动,京问机长说:「怎么了?」

  机长有点慌张的说:「奇怪,怎么会这样呢?」

  京大声的说:「到底怎么了?」

  机长吓的连话的在发抖,结巴的说:「少……少爷……好……好像有什么东……东西在飞……飞机外……挡……挡着飞机!」

  京对着众人说:「大家赶快运起功力,等一下可能会有事情发生。」

  说完对着雪说:「雪,过来我的身边,抱着我,不要离开,等一下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只要抱着我就行了。」雪站在京的身后,用双手紧紧的抱着京的腰。
  而飞机好像撞到了什么一样,飞机头凹了一个大洞,飞机不稳的摇晃着,一直闭着眼睛的阿西娜对着大家说:「撞到了类似结界的立场,等一下飞几可能会坠毁。」

  京当机立断的说:「机长你先跳机吧……剩下的我来就行了!」机长如皇恩大赦似跑向后机舱,开伞跳机去了。

  过了不到2分钟,本来是已有晨曦的橘红色天空突然变得十分亮,而且是从飞机下亮上来,「碰」的一声巨响,飞机的右机翼突然被由下往上射的蓝白色光柱轰碎,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飞机成垂直而且带着旋转的方式向下快速的坠落,熊熊的大火也已十分快速的速度烧起整着飞机。

  京的「不灭神焰」往机身轰了下去,轰出了一个大洞,京对众人说:「赶快离开飞机吧……」

  说完带着娇小的雪跳离着飞机,安迪、泰瑞等人也都纷纷跳下,不过飞机内还有一个人尚未跳机,就是早已昏迷不醒的阿西娜,而想要救阿西娜的拳崇被良拉出机外,因为火势快要吞噬了整个机体,如果再不走的话,可能不只救不到人还会送掉一条命。

  炽热的火焰像是想要烧尽一切似的,美丽可爱的阿西娜难道就要这样香消玉殒了吗?不……就在火焰要烧到阿西娜的身边时,一股熟悉但是更为炽热的紫焰包围着阿西娜,没错,正是宛如恶魔般的-八神庵发出「毁灭?苍焰」保护着阿西娜,八神温柔看着阿西娜,突然眼睛一亮,在飞机上除了阿西娜以外的所有事物都被八神超绝的力量给震碎。

  京看着飞机上突然冒出紫色的「毁灭?苍焰」,思寻着:「八神?怎么可能?我怎么会没发现到他……他怎么会在飞机上呢?」在空中吶喊的拳崇看到了这一幕,静静的看着阿西娜平安无事的向下飘落(飘落?)。

  八神宛如天神般的从爆破的机身中缓缓降落,身前竟然是被「毁灭?苍焰」保护的阿西娜,虽然京掉落的速度也是明显的缓慢,不过不像八神这般诡异的速度。

  所有人的平安的掉落在海上,而八神没有出现在海中,就这样毫无预警的消失在众人的面前,当然雅典那也一样。在大家的面前出现了一座感觉格格不入的小岛,不过说不上来怪异的地方(这才是最怪异的地方……笑),京看着因为从高空掉落早已昏死的雪,京摸着雪的脸说:「雪……雪……」

  雪才勉强的睁开双眼说:「京……我死了嘛?」

  京微笑说:「没有……我说过妳只要抱着我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不是嘛?」
  泰瑞首先和玛莉、安迪、舞、拳崇游上小岛,之后的众人们都一同上了岸边,最后京和雪才上岸。

  京询问说:「大家有事么?」

  百合看着大家的衣服说:「没想到飞机会炸掉耶,唉……衣服都湿透了啦。」
  大家的衣服都被海水给弄得湿答答的,而布料少的舞、雪、百合等美女,衣服都紧紧浮贴在女孩子们的身上,个个完美姣好的膧体嫌现在男生的面前。泰瑞将衣服用「恶狼之力」给快速烘干(),拿给玛莉穿上。

  只要身旁有女伴的男生都如此效法,不过只有京例外,京直接用「不灭神焰」将雪身上的衣服给烘干()外还兼取暖。京也用「不灭神焰」在沙滩上升出火来给大家取暖,罗伯特坐在沙滩上说:「奇怪……地图上有这座岛嘛?」

  香澄看看地形淡淡的说:「嗯……这好像不是天然的岛屿耶!」

  金问说:「天然的岛屿?难道这是人造岛啊!」

  泰瑞说:「这很有可能…
评论加载中..